早教乱象,这两地监管部门回应了!

发布时间:2020-10-12   来源: 网络    

本文转自【人民网】;

早教机构破产,家长退款难;早教机构被查禁,却依然开学……9月25日《人民中出:“身边很多孩子上了早教班”,但是……》报导了早教行业乱象。近日,辽阳、北京两地监管部门相继做出回应。

向警方放学?公安部门!

今年6月,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哈喽贝比早教咨询中心(下称哈喽贝比)因无办学许可证被文圣区教育局取缔。但家长体现,哈喽贝比仍在上课。

哈喽贝比工作人员公布休假及开园通报。朋友圈截图

9月28日,文圣区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回复称之为,此前去现场查看过两次,未找到哈喽贝比有上课行为。但基于家长反馈,对哈喽贝比作出最后一次严重警告,如再有放学不道德,将牵头市场监管局和公安部门不予查处或查禁。

该工作人员回应,辽阳市教育稽查大队、文圣区市场监管局和教育局的组织哈喽贝比负责人与家长就付款一事展开了现场协商,但双方未达成协议一致,建议家长回头司法途径。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佳音指出,早教机构因资质问题被取缔,已无法履行合同。家长可以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已缴纳的费用。如果机构不同意,家长可向法院起诉。

没付款?说明!

北京巧虎KIDS大红门银泰中心宣告倒闭已近两个月,部分家长表示仍未接到付款。

9月29日,为理解退款进展等情况,记者约见巧虎KIDS大红门银泰中心。工作人员称之为,目前已退款137人、转课180余人,未予处置的,为不不愿转课或对付款标准不认同的会员。该工作人员称,当前优先办理转课,有退款市场需求的会员,需尊重公司退款标准才能办理。

关于付款标准,该工作人员说明称之为,公司6月1日接掌该中心,处理转课和退款时发现了三份不同版本的合同,为确保公平使用了统一的付款标准。

她回应,扣减的7%费用确是手续费,包含6%营业税和1%银行账户费用。“原则上不应该由家长出有,但我们是可以之后获取课程和服务的,是家长不想完成课程,申请退款休学,那这笔费用应当由家长承担”。该工作人员称,他们向家长获取了转课服务,对于有些不再合适早教的孩子,他们也联系了其他教培机构,“期望给家长提供更多选择,把剩余课时上完了。”

资金抽逃?调查!

企苏利亚显示,7月16日,巧虎KIDS大红门银泰中心运营主体北京思凯文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思凯文)进行了企业名称、法定代表人及注册资本等多项更改。其中,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变为10万元,减资98%。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接手大红门银泰中心店后,法人变更是正常流程,减资流程和标准是按照国家规定办理的。“5月底6月初,市场监管部门作了适当的审批,我们也在中心的公告栏展开了审批。”但有家长回应,事前并不知情,获得消息已是8月10日。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文龙指出,《公司法》规定,公司应该自作出增加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报债权人。如公司减少注册资本未遵守法定减资程序,通报债权人,将公司注册资本随意减少,属于抽逃出资性质。未通知未知债务人的,应该认为公司减资不道德对债务人不再次发生法律效力,减资股东不应在原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足赔偿责任。

8月13日,有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体现思凯文注册资金变更问题。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大红门所回复该facebook称,对于消费者体现被诉方发出破产通告前企业减资、股东更改,不存在显著逃避涉及债务债权,拒绝依法查处,撤消变更注册的问题,已于8月14日立案,目前正在调查取证中。

记者就案件进展致电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9月29日,工作人员回复称,针对思凯文涉嫌提交欺诈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举报正在调查中,调查完毕会及时审批。对于消费者预付款滋扰问题,工作人员回应,多次联系公司负责人均未联系上,无法展开调解,建议消费者尽快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近年来,消费预付款经营主体“跑路”现象频发。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没有涉及部门对消费预付款进行监管,建议明确监管部门及职责,提升预付款收取门槛,设立专有账户,专款专用,多部门联动推进消费预付款监管。

据了解,目前有数地区明确提出消费预付款监管办法。北京市石景山区开发了预付式消费卡监管服务平台,通过建构企业联合报大数据、运用区块链技术对交易过程展开全程证据保存、引进银行实现资金存管、因应保险公司对预付资金进行投保,构成预付消费事前查找、事中留痕、事后维权的监管闭环。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金慧慧 杨乔

猜你喜欢